江西无新增确诊病例 439名密切接触者正在医学观察


疫情中霸权与联盟本身狭隘的自我封闭和损人害己表现,正促使日、韩、菲等结盟国家进行再思考,联盟主导国际秩序的观念在疫情冲击下愈益失掉了往昔的吸引力。在当前艰难抗疫的形势下,各国最终应该会理性地选择协调应对之路。随着公共卫生安全成为国际关系中的高层级议题,抗疫国际合作的规范与能力逐渐完善和加强,将为国际关系自身生态的改善以及国际秩序的持续良性改进奠定基础。

第三,各国抗疫将推动公共卫生国际治理机制的尽快完善,使其成为全球治理体系中极其突出的环节。当下大多数国家各自为政并且难以自拔的现实,再次表明国际协调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过程中权威、资源、能力不足的严重缺陷。

威廉王子(左二)与救护人员(图源:美联社)

第六,新冠疫情的传播与防控深刻影响着当下处于关键转折阶段的中美关系。美国民众与地方州县展现出密切对华交往以获取疫情防控经验与物资的意愿,中美抗疫合作的地方与民间基础较扎实。然而美国政府以“疫情政治化”手段将抗疫不力带来的社会经济动荡后果“甩锅”中方,持续顽固地以地缘政治理念制造摩擦和“污名化”中方,这些做法实则构成中美合作抗疫的严重障碍。抗击疫情会加强美国地方州县和民间与中国的合作基础,但却似乎改变不了联邦政府持久边缘化中方的立场。

自3月23日起,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8天超过1万例,3月30日单日新增甚至超过2万例。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然而,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不断发酵的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却不降反升,引发广泛热议。

一国在国际行动中的权威性与声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化解疫情的能力及其对国际疫情缓解所做的贡献。这个过程也将内化该国相关外交主张或理念,使其成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乃至其他相关领域的国际规范。

袁征认为,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首先,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确诊病例自然也少。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各地加大检测能力——检测得多了,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从美国社会文化的角度而言,美国人民的价值理念是个人利益至上,他们崇尚自由、崇尚自我,所以不喜欢戴口罩,也不喜欢被管控。因此在美国是没办法实施全面封锁举措的。即使是在很多州市实施居家隔离令,很多人可能也不大愿意遵守,无法起到在其他国家那样的防疫成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已席卷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很多国家因疫情严重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场疫情已堪称一场具有时代影响的重大事件,迫使人们对它将如何影响当下国际关系格局进行再思考。

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